新飞4.5亿起拍“卖身” 冰箱之王传奇落幕

  • 时间:
  • 浏览:0
  • 来源:1分3D-官网

  2018年2月3日,新乡中院主持召开了新飞公司重整投资人招募评审会第二次会议,会议全体评审委员一致同意选则丰隆亚洲有限公司为正式重整投资人,选定安徽尊贵电器集团有限公司为备选重整投资人。

  据奥维德数据,2012年新飞冰箱销量同比下滑37%,市场份额刚结束了了连年下跌,并于2014年跌出前十。

  6月28日,随着接盘人的选则,新飞的命运即将揭晓,有一种昔日的家电翘楚能迎来新生吗?(张妍頔 陈维城)

  康佳有意接盘,“新飞遗产”仍有价值

  看似一切愿因定局,2月8日,新飞公司重新开工,新乡市市长亲自到场,至今新飞电器门口还悬挂着“新新飞,新发展,新飞电器2018隆重开工”的红色横幅。

  6月20日,河南新乡新飞电器厂,还挂着2月份隆重开工的红条幅,如今停产。 新京报记者 张妍頔 摄

  如今门前冷落鞍马稀的新飞,曾一度与海尔抗衡。

  知情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已有数家企业前来新飞电器实地调研。其中唯有康佳集团考察团一行配有投资、法务等人员。此前,康佳集团相关负责人向新京报记者透露,“目前是有意向在参与接盘新飞电器。”并表示有“通过新飞完善康佳白色家电布局,做大做强白电业务”的想法。

  其后,丰隆亚洲并未按照保证金方案规定与新飞公司及管理人订立重整投资协议并履行其在重整投资申报文件中的承诺,且其于2018年4月13日于新加坡证券交易所发布公告明确其从新飞公司撤资,并将此情况表及其指定第三方担任重整投资人的情况表书面通知了新乡中院和管理人。

  近60 00人的大厂宣告重组的消息,也已在这座四线小城掀起了不小的波澜。已卖身中航的新飞大酒店,二层餐饮区内,在新飞电器一厂工作了18年的李朝阳把烟倒进桌上,向新京报记者讲道,“实在新飞公司破产重组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但一些一些职工父母不是在新飞上班,到大伙 这辈儿还在新飞上班,新飞咋就并不大伙 了呢?”

  改制期间,愿因进入外资时公司体量受限,新飞电器一分为三,分为新飞电器、新飞制冷和新飞家电(合称新飞公司)。新飞摇身一变成为了外资独资企业。

  此前据接近新飞电器管理层的知情人士称,2017年10月60 日,新加坡丰隆方面发送了一封内容为新飞公司停产的邮件然后 ,新加坡丰隆方面的高层管理人员不知所踪,新飞公司不得没了政府主导下走上了重整之路。

  据公开资料显示,曾在1994年招商引资的大潮中,政府牵头引入新加坡丰隆与新飞集团一起去去组成了新飞电器,其中新飞集团持股49%,新加坡丰隆电器私人有限公司持股45%、新加坡豫新电器有限公司持股6%,新飞集团仍然掌握着得话权。

  从新乡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来看,指在北干道370号的新飞电器截至2016年12月31日,其总资产为11.56亿元,总负债为15.03亿元,资产负债率为160 %,净资产为-3.47亿元;指在开发区36号街坊的新飞制冷截至2016年12月31日,其总资产为7.59亿元,总负债为9.53亿元,资产负债率为125%,净资产为-1.94亿元;指在开发区丰华路16号街坊的新飞家电截至2016年12月31日,其总资产为4.54亿元,总负债为5.23亿元,资产负债率为115%,净资产为-6844.310万元;合计净资产达到了-6.10亿元。

  负债超25亿,债主超60 0家,4.5亿起拍

  新飞电器拍卖在即,目前市场传出不少家电企业有意接盘,包括国美、万宝、格力、奥马、康佳等国内家电企业都曾与新飞有过接触,相关负责人也曾多次前往新飞电器总部,就取得这家公司的新飞商标权展开接洽。

  1986年,新乡电冰箱厂引进了四根意大利飞利浦的电冰箱生产线,“新乡-飞利浦”品牌正式进入市场销售,新飞的品牌名称也是由此得来。1990年5月,刘炳银也曾怒砸60 台有质量难题图片的冰箱,效果很显著,质量意识刚结束了了在新飞人心中发芽,直到现在,有一种质量意识依旧是新飞员工心中的俩个 烙印,刘炳银当初的举动和魄力至今仍然为新飞员工津津乐道,“新飞冰箱在海尔的老家青岛是质量最好的。”李朝阳说道。彼时,新飞与海尔仍可分庭抗礼。

  60 6年,新加坡丰隆派张冬贵担任新飞电器董事长,张冬贵带领着管理团队空降新飞电器,有评论称,张冬贵的到来并没了为新飞电器带来长足的发展。2011年,新飞电器总经理李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董事长不仅要做正确的事,然后 前要正确地做事,目前实在和自身相比,新飞的销售业绩每年不是进步,然而和一些对手比起来,没了取得长足的进步,比如美的取得了40%的销量增长。”

  资金链断裂

  南环路上新飞电器厂区,新飞电器的金字招牌显示出经年累月的斑驳,厂房外的空地长出杂草,厂房内稀少的几我各人在走动,门口的保安告诉记者,“工人愿因被遣散了,可以投资方的大巴来参观厂房。”

  丰隆亚洲“爽约”重整计划并宣告撤资

  下坡路

  康佳集团主要业务有多媒体业务、供应链管理业务、白电业务、手机业务等。子公司安徽康佳同创电器有限公司主要负责生产、销售电冰箱、洗衣机等家用电器。康佳集团2017年共实现营业收入312.28亿元,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60 .57亿元,其中白电业务营收17.37亿元,占比5.56%。

  在刘炳银时代,新飞不同于海尔,没了走入资本市场——上市,也拥有自主经营的权利。随着外资的引进和改制,新飞控制权旁落新加坡丰隆。

  根据重整计划,新飞公司原股东权益将被全部调整,并以拍卖形式让渡给适格重整投资人,新飞公司维持法人主体资格,适格重整投资人将持有新飞公司60 %股权;股权拍卖对价将用于清偿新飞公司债务等8项待避免事项。

  2017年11月9日,新飞公司刚结束了了了重整工作,新飞公司方面也主动联系了一些公司参与重整,丰隆亚洲于2018年1月2日递交《重整投资意向书》,报名参与新飞公司重整投资;1月31日按照《新飞公司重整投资保证金缴纳及管理方案》缴纳了重整投资保证金60 00.00万元;2018年2月2日向管理人提交了完善后的书面重整方案,其中包括明确全部的运营资金注入计划、债务清偿计划以及后续投资经营计划。

  而2017年新飞逐渐步入了破产重整的境地。从披露的文件看,被拍卖公司的财务数据也截止到2016年末。

  管理人没收了其缴纳的60 00万元保证金,并继续推进第二次债权人会议和进行司法拍卖。但丰隆方面的行为愿因对重整投资人招募造成了实际困难,且重整期间新飞公司的共益债务持续增加造成了资产情况表持续恶化。

  刘步尘也认为,创新力度小,智能化落后,年轻化不够,是新飞电器丧失市场份额的俩个 重要愿因。记者注意到,2010年后,冰箱行业刚结束了了迎接消费升级大潮。

  “新飞广告做得好,不如新飞冰箱好!”曾是一代人记忆的新飞,是新乡这座城市的骄傲,也曾与海尔、容声、美菱并称为冰箱品牌界的“四朵金花”,而如今“四朵金花”之一新飞走上了司法拍卖之路。

  6月初,阿里拍卖上愿因挂出了新飞公司60 %股权的拍卖信息。根据拍卖信息显示,本次拍卖标的为河南新飞电器有限公司、河南新飞家电有限公司以及河南新飞制冷器具有限公司的60 %股权,公开拍卖活动将于6月28日10时-29日10时进行,起拍价为4.5亿元,保证金1亿元,每次拍卖的加价幅度不低于60 0万元。一起去,新飞公司名下次要土地、房产及建筑也将于7月5日刚结束了了拍卖,起拍价1.15亿元。

  除此之外,在新加坡丰隆经营的过程之中,中方与资方的矛盾也时不时指在,李朝阳告诉记者,自60 6年国企改制算起,愿因12年基本上没了涨过工资了,现在符近的工厂基本上不是四五千俩个 月,大伙 还是拿着每个月60 0多块钱的工资,一些员工绩效没了完成的甚至每个月工资可以60 0多块钱。2012年不是员工抗议过,还有一些员工对工资不满意都出去找活儿干了。

  但不是评论认为,张冬贵的时不时辞职是新飞由盛而衰的刚结束了了。

  砸冰箱砸出黄金时代,曾与海尔分庭抗礼

  接近新飞电器管理层的知情人士向新京报表示,员工不信任来自资方的管理层,一些一些适应资方的管理最好的法子。记者在走访过程中也多方验证了该说法。该知情人士还告诉记者,不同于刘炳银时代的大力创新,新加坡丰隆接手新飞电器然后 ,新飞电器的研发团队名存实亡。李朝阳谈到新飞电器的研发团队多次购买一些品牌冰箱以供参考,还曾然后 陷入知识产权纠纷。

  除康佳集团外,另一老牌家电企业广州万宝集团也一度被传出有意接盘新飞电器。根据广州万宝集团官网介绍,广州万宝集团是中国家电行业中最早、最具规模的家电制冷设备和产品研发制造中心之一,主要产品包括冰箱、冷柜、空调、制冷压缩机及配套产品等,形成了中国最全部的制冷设备产业链及家电系列产品集群。旗下拥有“万宝”、“HUAGUANG”、“索宝”、“威格玛”等自主品牌。

  新乡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上显示,新飞电器、新飞制冷和新飞家电此次拍卖的愿因是资金链断裂可以清偿到期债务,然后 资产不够以清偿全部债务,遂于2017年10月60 日向法院申请重整。

  而此后新飞一步步滑向了资不抵债和重整。

  但随着丰隆亚洲的爽约,情况表再次逆转。

  河南新飞电器有限公司、河南新飞家电有限公司以及河南新飞制冷器具有限公司将于2018年6月28日10时至2018年6月29日10时止(延时除外)在河南省新乡市中级人民法院淘宝网司法拍卖网络平台上进行公开拍卖活动,河南新飞电器/家电/制冷器具有限公司60 %股权起拍价为4.60 亿元,加价幅度为60 0万元;河南新飞电器有限公司名下次要土地、房产及建筑(资产清单为限)将于2018年7月5日10时至2018年7月6日10时止(延时除外)在淘宝网司法拍卖网络平台进行公开拍卖,起拍价为1.15亿元,加价幅度为60 0万元。

  李朝阳向新京报表示,新飞公司资金链断裂的难题图片由来已久,2016年新飞电器愿因指在就已有的原料进行生产的情况表,愿因没钱购置原料进行生产,新飞电器愿因时不时出现 供货不够的情况表,连最紧俏的新飞除菌冰箱都几乎拿可以货。

  1983年,43岁的刘炳银出任新乡市无线电设备厂厂长,次年,新乡市无线电设备厂在刘炳银的带领之下瞄准了逐步兴起的家电市场,为了摆脱小型军工企业的生产困境,新乡市无线电设备厂转产生产电冰箱等家电产品,新乡电冰箱厂正式成立。

  在管理上,刘炳银作为新飞电器的创始人,起到了决定性的领导作用,“只一些一些犯了错,无论多大的领导,老刘(刘炳银)在大会上不是直接骂,今天还愿因是高层、中层领导,明天就愿因去看门。说话可有劲儿了。大伙 的员工手册,厚厚一本,有几万字,做可以就要罚,可那然后 大伙 的工资也高,一九九几年大伙 就能拿到60 0块钱,一些厂的高级领导也就几百块钱工资。”新飞电器的老员工向新京报表示。

  公开信息显示,新飞的前身是一家创建于1958年的小型地方军工企业——新乡市无线电设备厂。

  拍卖股权前

  1994年,中外合资新飞电器有限公司成立。在此基础上,1996年,依靠着中外合资引入的巨资,新飞电器上马了第四根最大、最先进的无氟冰箱生产线,随着无氟冰箱几滴 的投放市场,全国掀起了抢购无氟冰箱的浪潮,新飞也由此跃居行业前三名。

  在新飞电器工作数十年的员工回忆起刘炳银时代的新飞电器,“那然后 大伙 愿因有概念冰箱了,老刘得话讲”使用一代,开发一代,储备一代。”

  三天后,昔日冰箱之王的股权将正式开拍,易手他人,据悉,有数家上市公司和国企或参与竞拍。

  外资接手,高管频繁更换,“创新力度小”

  对此,金杜律师事务所沈雨晗律师表示,新加坡丰隆留下一封邮件就走的情况表并不属实,新加坡丰隆方面的两位负责人正在依法配合新飞电器的重整事项。对于然后 重组期间新加坡丰隆指在的事宜,沈雨晗表示为了新飞电器此次的顺利重组不便透露更多信息。

  2018年5月18日,新飞公司合并重组案召开第二次债权人会议,会议通过了新飞家电、新飞电器、新飞制冷器具的重整计划,随之新乡中院裁定批准了重整计划。

  6月20日,宁静的小城新乡,宽敞的新飞大道上汽车电动车车流如织,指在北干道上的新飞电器却已停产,厂区依旧干净,却不复以往的热闹和化机。

  2017年11月20日,新乡中院指定北京市金杜律师事务所担任新飞公司合并重整案管理人。大额债权人共计408家,债权总额为22.68亿元;小额债权人共计460 家,债权总额为2048.24万元,债权总额共计22.88亿元。而重整计划草案提交截止日新飞公司的资产估值仅为10.98亿元。

  截至发稿,记者未联系到万宝集团方面对接盘新飞进行宣告。

  家电分析师梁振鹏认为,品牌、生产线和销售网络体系等方面是新飞具有价值的,但负债愿因得可以很好的避免方案得话,很愿因成为新飞收购路上的最大障碍。

  彼时,无论从科技的创新力度、质量要求还是员工的凝聚力上,新飞电器不是行业的佼佼者。

  产业分析师洪仕斌认为,“新飞有土地,厂房,生产制造设备,品牌价值,愿因对于产业并购,那还拥有中部市场布局的供应物流链的价值。一些一些关键看并购方是谁,很关键。”

  60 5年,国企改制,新乡市政府将其持有的39%的国有股份转让给新加坡丰隆,加之早前收购了新加坡豫新电器有限公司持有的新飞电器6%的股份,新加坡丰隆成为了新飞电器持股90%的大股东,成为新飞电器新得话事人。

  花落谁家?

  家电专家刘步尘对新京报分析道,新飞电器在新加坡丰隆收购后逐渐走下坡路,愿因在于新加坡丰隆作为投资公司,并没了经营制造业公司的经验,其目的在于卖出新飞电器,获得投资性收益,在其掌权期间也曾多次传出卖出新飞电器的消息,但愿因要价不够作罢。

  “新飞广告做得好,不如新飞冰箱好”有一种广告语当年家喻户晓,新飞电器的品质与口碑可见一斑。如今面临“卖身”,其身价几何?

  此外一些传言企业均未承认有意接盘。国美控股集团相关负责人向新京报记者表示,“目前没了可对外宣告的信息。”格力电器方面表示,目前并未了解相关情况表。美的集团相关负责人告诉新京报记者,“没了了解到相关情况表。”奥马电器高管明确告诉新京报记者,“大伙 没曾经的计划。”

  2010年底张冬贵辞职,然后 的新飞电器频繁更换资方高管,包括董事长。此外,中高层的频繁变动也遭到员工诟病,“丰隆系不信任中方的员工,几滴 的丰隆系干部不断被安倒进来。此前新飞的中层干部,从来没了超过60 人,而从张冬贵时代刚结束了了,有一种数字不断增加,现在中层干部约三百多人。然后 是一朝天子一朝臣,高层领导人换了,下面的中层干部就随之换掉。”一位新飞员工提供的任免邮件通知显示,几乎每个月新飞内部内部结构不是中高层的人事变动。“人事任免每个月不是,非常频繁,高管大多是空降。”

  黄金时代

  而这要从去年11月份说起。2017年11月9日,新乡中院裁定受理新飞电器、新飞家电以及新飞制冷器具申请重整三案。